去過上海兩次,都是為了出差。

第一次去的行程如下:
Day 1 – 拖著行李到公司上班,工作到七點多,驅車衝到機場,晚餐是既沒有份量也沒有味道的飛機餐,晚上十一點多抵達香港,半夜十二點到飯店,睡覺。

Day 2 – 五點多起床趕飛機到上海,降落後遇上瘋狂塞車大會師,停停走走在我暈車暈到快吐出來前終於到達辦公室,對岸同事送上排骨便當,邊吃邊自我介紹邊掉飯粒,接著做兩小時簡報,再開三小時的會,小功告成,晚餐在附近的Food Court解決,飛車急駛浦東機場,夜宿香港。

Day 3 – 返抵國門,回家洗了個戰鬥澡,帶著因旅途奔波和沒睡飽所產生的嘔吐感,繼續處理公司的事。

前後共歷經46小時,這就是我與上海的首次見面會。從此,上海這個城市存在於我大腦資料庫中的關鍵字從原本的「外灘、新天地、和平飯店、小籠湯包」突變為「好累、好趕、好塞、好想吐」。

原本想像站在黃浦江畔緬懷祖國河山的熱血情景,也在暈到搞不清楚哪邊是浦東哪邊是浦西的車陣裡、在重覆往返於飯店/機場/辦公室的公路上、在差點趕不上飛機而奮力狂奔的出境大機裡,徹底幻滅。

平常連坐捷運轉一次車到台北火車站都嫌麻煩的我,怎麼會在兩岸直航之前,為自己安排不到兩整天的上海行呢?唉!還不都是為了五斗米啊!老爸有交代:「做人的員工著知道理,晚晚去睏著早早起。」好吧!認了!

後來換了公司,又得去上海,這次是去受訓,時程是比較人性化的四天三夜。但是,老闆卻在我出發前一天交待了個得立刻執行的企畫案,這類型的專案在敝公司從沒發起過,運作方式毫無前例可循,更令人驚慌的是:前置作業得同步整合N個部門的需求。

當時上班才幾天的我,根本就處在「我不認識同事、同事也不認識我」的尷尬階段,連辦公室有幾間廁所、垃圾要丟在哪裡、Outlook密碼是什麼都還沒搞清楚,就…要…企…劃…了…嗎?神經質的我接到這第一個任務,深怕自己搞砸了,於是打從出發前就開始杞人憂天的擔心這擔心那,無意識的在面紙上盡畫些連自己也看不懂的流程圖和“strategy”。(謎之音 :日後才發現,原來提前準備完全是多餘的,因為後來場面還是混亂到即使提前一百年準備也於事無補的地步!)

最後還是硬著頭皮、帶著自己的電腦去上海(因為IT同事說來不及幫我準備公司的筆電),在上課的空檔,極其焦慮的胡亂做些聊勝於無的週邊事務。我的焦慮,波及到犬,展現在犬的拍照數量上。看吧!這次他只拍了以下幾張照片,因為情緒不對。

可是為什麼犬會出現在上海呢?因為這次出國的四天三夜中,正好有一天是我的生日。犬說不能讓我一個人在外地過生日,所以就飛來陪我了。(大感動!)

照片裡的飯店是Ritz-Carlton,餐廳是位在外灘三號的Jean Georges,魅惑的浦東夜景則是在頂樓酒吧New Heights露天區拍的。外灘三號真的是很酷的建築,犬堅持帶我到那裡慶生,希望扭轉上海在我心中的形象。他成功了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但說實在的,心裡總牽掛著那毫無頭緒的企劃案,偏偏人不在台灣無法當面處理事情,用自己的電腦又無法收發公司email,使不上勁的感覺讓天空都黯淡了。

這次多了些時間可以在上海走走,但是卻沒有了心情。




不過,跟我可敬的朋友們相比,我的五斗米遊記就顯得太小題大作了。有個朋友的老闆會突然叫他飛華盛頓開兩個小時的會,開完再立刻飛回國趕案子(兩個小時的會為什麼不用視訊器材開一開就好了呢?);

另一個朋友需要不斷的往返於台北、孟加拉、邁阿密這三個城市間(後來他學會用手抓飯吃,不曉得是不是也入境隨俗的在邁阿密刺了青?);

還有朋友每隔一陣子就要到歐亞美三洲微服出巡,他通常得在三個月內跑遍以下城市:東京、首爾、上海、曼谷、雪梨、柏林、巴黎、倫敦、阿姆斯特丹、紐約、舊金山…(隨著公司業績蒸蒸日上,他的轉機城市清單也不斷加長,只是他老婆跟我抱怨小孩總是見不到爹的頻率也越來越高了。)

我由衷佩服他們如同終極警探般的耐操力、使命必達的意志力、以及調整時差與生活步調的適應力!

沒出社會前,很嚮往需要飛來飛去的工作,以為可以一邊工作一邊玩,旅費又是公司買單,真是太完美了!後來做了幾個工作,偶爾有些出國出差的機會,這才發現:travel for「fun」travel for 「飯」的人生真是大不同啊!

我不喜歡搭飛機,若不是因為對降落後的旅程有所期待,可不甘願被關在密閉座艙裡(十)幾個小時,盯著被迫收看的有限影片,別無選擇的吃著假裝有選擇的空廚餐,還要忍受落地前生死未卜的不確定感。

因公出差的旅程,對我來說,只是一種無可推卸的責任、必須履行的義務,談不上期待,更別提不人道的行程會如何折磨我的頭胃肝。

雖然說,一切都是為了五斗米嘛!但五斗米裡也該有些什麼膠原蛋白營養素之類的東西,不只讓人吃得飽,也要讓人吃得好。與旅行無關,但沒營養的工作,可會讓人越做越沒勁的。如果真的要選擇的話,我寧可要份有養分的工作,勒緊褲帶,吃半斗米也會飽。

話又說回來,或許有人樂在其中,但我和犬都不愛為五斗米飛行,我們要努力存錢,希望以後的每一趟旅行都可以 travel for fun,not for 飯。


  遊客服務中心:
(1) 上海特曼麗嘉酒店 The Portman Ritz-Carlton, Shanghai 
     
http://www.ritzcarlton.com/en/Properties/Shanghai/Default.htm
(2) Jean Georges 餐廳 http://www.jean-georges.com/
(3) 外灘三號 http://www.threeonthebund.com/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yeswedo 的頭像
yeswedo

是的。我們願意。

yeswed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新的
  • 張愛玲筆下的長德公寓

    出差時, 從車水馬龍的街上回到旅館, 不經意翻到一則新聞:上海常德公寓"張愛玲"舊居樓下, 有一單位出租,屋齡已高達七十年的常德公寓, 年前獲頒"優秀歷史建築物", 不准拆卸~~~張愛玲是這麼形容這棟公寓的"高樓上的雨是可愛的, 出去的時候忘了關窗戶, 回來一開, 一房的風聲雨味, 放眼望出來,是碧藍瀟瀟的夜, 遠處略有淡燈搖曳~~~
  • 我對上海的早期印象是深受張愛玲小說影響的,
    卻一直沒有機會帶著對的心情去造訪這個曾經有過張愛玲的城市,
    真是可惜啊...

    yeswedo 於 2008/07/30 15:22 回覆

  • 新的
  • 「大隱於市 在地旅遊」 台北篇

    Dear yeswedo:

    逛妳家一陣子之後, 赫然發現"無名"竟然與Pixel相安無事的"雙通"了
    趕快拍拍手, 盡量留言留到飽呢!
    這是我在第二階段對上海的想法, 從上海看台北的角度~~~

    因為工作的關係, 最近常要到上海去, 初到上海的印象, 就像早年的紐約, 因著廣大腹地和經濟成長的潛力, 全球的創業家, 經理人, 掏金客都來此冒險和闖蕩。 但是我們是台灣人, 在觀看上海之時, 總不由自主的想像, 我們台北的命運會怎樣? 
    從台北與上海互補的角度來看, 也許這就是台北的出路。

    http://www.wretch.cc/blog/neohappiness/6421571
  • Hello 新的,
    陽明山上的某些角落也是我以前念書時常去閒晃的地方~
    那時偶爾還會夜訪擎天崗,摸黑坐在微濕的草地上,天氣晴朗的時候,可以看到好多好多星星...
    不知道台北以後會變成怎樣,但希望這些角落的美可以一直存在 : )

    yeswedo 於 2008/08/01 13:32 回覆